应书岭:我至今为止做过的最好决定就是拉吴旦入伙
功能标记
微信公众平台
游戏陀螺
游戏陀螺海外
首页 >> 游戏创业者 >> 应书岭:我至今为止做过的最好决定就是拉吴旦入伙

应书岭:我至今为止做过的最好决定就是拉吴旦入伙

 | 标签:    

点击分享本文: 

文/时尚先生

导语:

优秀的人之所以优秀,多数情况下是因为执着地保持着某种习惯或爱好,并让它们在深度与广度上有所扩展,某种意义上,他们更像是追梦人。对于游戏这自带光环的行业,实现优秀的路径归根结底就是如何正确的“玩”游戏。英雄互娱的应书岭与吴旦就是这样的追梦人。

应书岭

应书岭,1981年生,今年35岁,冒险与极限,是他生活的核心。“骨子里我有冒险精神的人,且保持着对新鲜事物的好奇。”他认为之所以能一直保持这种“童心”与他玩了20多年的游戏有关。

2008年,应书岭离开渣打银行,开始创业。从金融业到游戏行业,当年做出这一转变的决定并非他此前遭遇到困境,而是希望得到一种更为振奋的、有意义的生活。“它给我创造了近20年的欢乐时光。”有人认为,游戏的吸引力恰恰是它很梦幻,但道理是,这背后拥有一群擅长操控的人,无论是游戏还是人性,“很多人不理解怎样才是好的游戏,怎样才是好的开发者,即便他们身在这行业内。”

最初,他只是将目标设定为一家“厉害”的游戏公司,直到2015年6月,他创立了英雄互娱,将心中所想开始具体化。在英雄互娱的企业文化有句话,“unlock your mind and vision,解锁你的视野和想象,解锁你的世界”,他也承认,某种程面上,他也希望借此解锁自己。

提文:

“80年代人在终于可以发声时,他们的所作所为或许可以开启70后、60后的新思路。”

——应书岭

与应书岭一样,同样爱好游戏的吴旦也经历传奇——从网游少年成长为游戏投资人,继而又转为游戏业的创业者,中国上市公司最年轻的总裁。徐小平曾问过他,人生最喜欢的是什么?他回答,游戏。

2001年,美国游戏开发商Valve发布的反恐为主题的一款游戏《CS》,正在上初中的吴旦疯狂迷恋上了这款游戏,父母担心他因此荒废学业,便将他送出国读书。之后,他按照父母的期待,在加拿大多伦多大学拿到工商管理学学士学位,但实际上大学期间,他只去上了7天课,其余都是打着游戏学金融。毕业后,吴旦还是在父母的支持下做了自己喜欢做的职业——在《开心农场》的研发公司——五分钟公司做游戏策划。对此他唯一解释,“太喜欢游戏了。”在五分钟公司工作的半年里,他也亲身见识了厉害的游戏人如何做事、如何选择方向,这也成为他后来与其他游戏投资人的区别之处。

之后,在真格的第一个投资《影之刃》对他的影响更为巨大。《影之刃》的制作人梁其伟“极有才华”,毕业于清华,在耶鲁学完建筑却转而投身游戏,写过10年的武侠小说,还会画武侠漫画。虽然,梁其伟只代表着这个行业内某一类创业者,却由此帮他打开视野,“最大的收获,是让我觉得,可以去信任一个有才华,但完全没有经验的团队。”吴旦对《影之刃》的项目介入很深,发行、商务谈判和资本运作等。“如何投资游戏行业,当你见过顶尖的游戏团队和制作人之后,你的嗅觉就有了。”

吴旦

应书岭认为自己至今为止做过的最好决定就是将吴旦拉进英雄互娱。“创业总要去找你认为最优秀的人一起来做。”他给予吴旦的评价颇高,“他是我遇到过的85后最优秀的年轻人。”而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当时应书岭的创业团队里大部分人都已经跟他合作6年,他更需要一位非常优秀的合伙人指出某些问题。吴旦进入后,他认识到当初这一决定“太值了”。

“他有超乎寻常的成熟。”应书岭说,“他的预判性非常强,甚至可以预判到我接下来会说什么,也会适时的拉住我。”他用了一个比喻,庖丁解牛。

吴旦善于倾听,大学暑假,他回国时找自己找了一个独特过暑假的方式——去食堂打工。“我相信每个人都是有故事的人。”那段时间,他会陪着那帮厨师去网吧玩游戏,去聊天。“你要通过倾听了解真实的状态,然后再讲自己的东西。”应书岭对此评价,“没有傲慢心。”

2016年6月16日,英雄互娱宣布,联合创始人,原CIO吴旦转任其总裁,全面负责公司内部管理、产品投资及引入工作。“我和老应越来越默契了,我们有不同思维方式,但非常互补,两人综合之后往往能给出最好的解决方案。因此,每个月召开制作人茶话会,对细分渠道、运营及发行方式梳理得非常深入。”他们更有统一的目标,“不管是立项还是发行,我们都专注移动电竞。”他们都认为,游戏设计者和游戏玩家都是一定程度上的理想主义者,“游戏世界其实更加美好,因为设计者会非常关注游戏玩家的生存状况。”

应书岭:我至今为止做过的最好决定就是拉吴旦入伙

“通过我们的玩家注册数和游戏的活跃数,可以推算竞技类游戏玩家应该超过5亿。”应书岭的表达有着强烈的自豪,“在PC互联网时代,游戏行业严重影响人类的精神世界,当移动互联网开始后,又开始深度地影响玩家们的现实生活。”他庆幸,国家这些年来对文化产业的保护,不经意间造就了前所未有的状况:中国的游戏公司已完全不弱过美国的移动游戏公司。“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时代。”他说,在创业时,没人敢去想象他们的游戏在东南亚、港澳台如此畅销:在2300万人口的台湾,英雄互娱拥有300万的注册用户,“每7个台湾人就有一个人是我们的用户。”在越南公测第一天涌入了80万的玩家,DAU60万,在整个东南亚地区,每天来玩英雄互娱游戏的玩家已经超过了200万。

但在目前变幻莫测的中国游戏市场,一款游戏要取得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并没有清晰路径可循,把握时机,同时,还取决于开发者的价值观。

“游戏的本质是要给玩家提供快乐。”应书岭和吴旦比任何人都清楚在游戏里获得的快乐远超现实生活,“它最核心的一件事情是给了你快乐,但不懂行的人最终可能会把它变成一种赚钱的机器。”

吴旦说,“在内心,我们还是非常有深度的玩家。”他们骄傲于,“不会有人比我们更喜欢游戏,这才是我们不一样的地方,我们把所有时间拿来玩游戏,拿来想游戏该怎么做。”在应书岭那间名为“光明顶”的办公室楼上,拥有顶级的游戏设备,“只要世界上还在量产的游戏设备,基本上全部都有。”在这里,他们不仅仅是玩家,随时拿出纸笔,记录下认为重要的细节,而这些细节未来会出现在他们的游戏里、甚至公司决策中。

提文:

“商业的本质就是在于对用户有效时间的争夺。”

——应书岭

“所有的APP,判断它的估值方式就是使用频次和时长。”应书岭说,“一个好的游戏不仅要了解玩家的需求,还要深入理解玩家的心理特点,对真实世界也有深刻的认知,懂得一些社会现象产生的原因,简单说,你要穿透人性。”他和吴旦都同意,只有从社会学的角度构建游戏世界,才能让玩家在这里快乐的享受每天两小时,甚至更长的时光。

应书岭

Q&A

ESQ:作为一个游戏公司的创始人,怎么去看待及时行乐呢?

应:其实不久前,在北美有个演讲,说到人类有非常大的概率是生活在一个被虚拟创造的世界中。有时,我们在责怪一些年轻人花了太多时间去玩游戏,其实,我们的人生何尝又不是一种游戏呢?

ESQ:如何避免成为一个过时的人?

应:学习、融入。比如,寻找更年轻的合伙人,和跟更年轻的玩家接触和交流,我们定期会见我们的玩家,他们可能只有18、19岁,如果玩得够好,对这个行业有热情,甚至还可以到我们公司来做实习生。

ESQ:英雄互娱的合作伙伴还很多,沈南鹏、包凡、徐小平分别进入英雄互娱董事会监事会,在你看来,大家合作的基础、原则是什么?

应:成熟、冷静,互相不浪费时间。第一届英雄会与董监事会期间,印象最深的议题是当时我提出应该尽快挂牌,结果被否了,当时在座的各位对我说,上市是为了增加流动性,我们缺流动性吗?我们投你是看好你未来的发展,价值投资。我们都不急你急什么。

这话好像醍醐灌顶,我才知道,争取到这些中国最顶尖的投资人带给我最大的好处不是金钱方面,而在遇到行业发展机遇的时候,有他们给我指明发展方向,这让我有了充分的理由去相信移动电竞行业未来有巨大的发展空间。

———–

(注:本文原刊载于《时尚先生》2016年7月刊,本次转载已获得版权方授权)

创意统筹:esq-creat!ve ;编辑:张翼;摄影:宋宁Air2 Studio ;文:戴小蛮;妆发:豆豆;设计肖培伟

 

【扫描游戏陀螺微信二维码,获取更多干货爆料】 superc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