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陀螺丨关注游戏创业,为游戏创业服务

潮头

THE TIDE

潮已经来到,潮头高耸,海水的腥味弥漫在各个角落。上吧,抄起顺手的家伙——冲到潮头之上!

——钻咖

专题简述:手游这一行充斥着急速的生长和骤然的死亡,每个手游从业者都有一连串跟“快”和“来不及”相关的故事。【潮头】专题就是想要请这些在行业大潮袭来时奋力保持平衡的人们聊聊他们的经历。当潮水退去,有些人可以捧着满盆的鱼虾回家,另一些人却就此消失不见;我们既想要替前者总结出成功的历程,也想帮后者留下一些奋斗的轮廓。

硕士手游创业的奇葩经历,缺团队规划的四种死法

文/游戏陀螺钻咖 责编/猫与海

手游小团队,打不死的小强!战斗力强,却也脆弱易碎。四个团队问题,可能把项目推向毁灭。高材硕士从事手游,经历缺战斗力的公司、“牛人”太多的公司后,决定创业,团队问题几次把自己、项目推向深渊……

硕士高材生手游创业的奇葩经历

白师来自于一家著名研究院,研究生毕业后,成绩单非常好看的他很快就被一家大型游戏公司选中,自从走上手游之路。而走上手游创业之路,则是在他经历了两家手游公司之后。这两家公司最后都走向衰败,究其原因,一家缺战斗力,一家竟是牛人太多……

这次采访是在白师修改最后一个版本的间隙中进行的,他隔天就要回到办公室突击处理一个BUG,发行的人还在等着看DEMO。他谈到了创业以来的各种心得,其中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越小的团队越经不起磨蹭”。大公司里工作层层传递、每个步骤都有专门的人来审核,而小团队同事就在电脑桌的那一头,事情完全可以更灵活、更便捷。

按小时规划的时间表,每个人的工作时间线交错复杂,层叠的便签条表明了每个节点的工作任务

白师说他的项目曾经进度不大如人意,于是他把所有人的工作流程细化到以小时为单位,从此再也没人说“我今天给你”,而是“我两小时后给你”。这样做极大地提高了效率,“效率应该是小团队的特色才对,本钱小,效率不高的话拖不起”。

就在他们转型的一个月期间,白师连续听说了两件事。首先是一位跟他同期、还勉强算是熟人的创业者做出了一款名噪一时的畅销产品,月收入相当可观;其次,则是另一位他勉强算是认识的创业者团队内讧,最后把项目也给搅黄了。

这两个消息叠加在一起,白师不得不认真考虑起了自己的未来,以及创业团队问题。 团队建设对于创业,是如此关键。白师告诉我们,自己的创业曾经几次因为团队建设问题挫折连连,甚至差点走向了毁灭。

四个团队问题,项目几近毁灭

问题一: 人脉没有中间档——认识的不是总监就是新手

“人”的问题一直困扰着白师的团队,项目一开始白师就充分意识到了自己的人脉如何匮乏。就像许多小型创业团队一样,他们尴尬地发现可资利用的人力断了档。技术过硬的高手们都在公司里享受着高薪厚禄,就算要出来创业也未必会选择这种小团队,而且人家开的股份需求他们也未必给得起;而技术不那么过硬的新人,小团队又没时间、没精力去帮他们成长。

“我认识的人不是总监就是新手,没有中间档”。所幸白师在起步时就拥有一位靠谱的美术同事,否则这种人力断档的局面必然会引致外包质量的失控,这也是让许多小型创业团队焦头烂额的课题。

问题二:房租决定招人易难——省下的房租远招不上招人成本

作为小型团队,白师很自然地想要尽可能节约成本,于是他选择了一处租金便宜的民居作为办公地点,这点在随后被证明是个错误的决定,求职者们原本就对小型团队心有顾虑,而公司又位于相当不正规的民宅里,不少人看到办公地点掉头就走。“省下来的那点房租远远抵不上招人的成本”。

问题三:前期缺规划——后期拼命加班、拼命招人

在创业筹备期白师曾到其他几家手游公司应聘,以此刺探军情,“看看他们现在要做的是什么样的项目”。白师注意到了一款当时韩国排行榜位居第一的游戏,他估摸了一下自己团队的实力,“我们的优势是美术特别强,而且那时候我觉得肯定能招到人,进度应该没问题”——于是他决心做一款比原作品画面更出色、基础风格相似的产品,争取在这款产品被国内引进之前上市。

就在他们一边赶着进度一边到处招人时,业内传出了那款韩国游戏确定引进的消息,这给了白师他们不小的紧迫感。他们开始变本加厉地追赶进度;为了节省来回路程时间,白师的许多同事把家搬到了工作室附近,“大家都挺拼的”。他们总算把队伍扩充到了五个人,但这显然还是不够,每个人都要干两人份的工作。项目中大量琐碎的、细节的、始料未及的问题也涌现了出来,白师意识到自己当时规划的“半年”之期基本不可能完成。“创业这事儿就是把你的能力除以二,再把可能遇到的问题乘以二”。那款项目的各种预热新闻花样翻新地爆着,白师他们只好转过身去闷头干活。

问题四:缺好营销,逼上梁山——要么找内行接手,要么全自己来

白师的项目马上就要问世了,而他再一次陷入了到处找人的漩涡。这回他找的不再是技术人员——到截稿之日他的团队总算把技术人手差不多凑齐了——而是市场营销。

他发觉自己的团队里有各种技术大拿,但唯独没有营销人员;他本人一向以说话坦率诚实为荣,“我完全不会忽悠,也不会提前宣告胜利”。白师对产品本身是足够信任的,但“产品本身”在成功中究竟占多大比例,他倒是疑惑了起来。

他曾就此跟自己的一位老上司谈过,那人劝他“做游戏别考虑太多挣钱的事儿”,可白师苦笑道“我真做不到”。他四处打听代理和渠道的价格,得到的反馈则每每叫他感叹。现在做手游的团队何其多,一款出色的产品要湮没在茫茫大海里,又是何其简单。白师之前一直在跟着一款成功产品的轨道跑,可后来他们偏离了那条看起来不怎么顺利的轨道、走上了全新的道路,他得向渠道讲清楚现在的项目为什么好、怎么赚钱。在他面前摆着两条路,要么是找个内行来接手,要么就全靠自己来。

无论是找人来做还是自己做,白师都被推广这件事搞得疲惫不堪。他的团队也都体会到了紧迫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睡在办公室。他们已经比当年说好的半年之期要延后了许多,如果团队希望在这款产品之后再做一款的话,就必须尽快上线。

一波多折:抄别人游戏,原游戏却获差评,还应该继续吗

小型团队从头做起,毕竟追不上大型公司引进和本地化的进度,那款引进游戏依旧在他们的项目完工之前一个月左右上了线,这对白师的团队来说算是非常沉重切实的打击。可就在他们感慨和失望的时候,圈内渐渐传出了那款项目国内运营效益不好的传言,之后更是爆出玩家大量一星评价的负面消息。白师他们心情稍微有点复杂:从一方面来讲,这些恶评对于他们改进自己的项目都有很大的帮助;而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款项目的折戟是否说明了游戏类型不符合市场需求?

到了这个时候,他们的项目已经完成七成左右。这款项目各方面都与已经上市的产品十分相似,而之前因为忙着赶进度,他们没来得及加入太多自己的东西。

这时候游戏应该继续开发下去吗?遗留下来的团队问题又该如何解决?点击下面链接:http://www.youxituoluo.com/39688.html,即可查看故事结局

小链接

白师的团队经——没吵过秘诀

1、心存感恩,从不吵架——相对不赚钱,更害怕不愉快的别离

白师对自己的团队有种感激之情,这个团队内部几乎没吵过架,虽说人员一直有限,但来了的就不会走。白师自己做技术出身,他对于底层技术员工的生活充满同情与怀念;于是这个团队中每个人都有两台大显示器、真皮座椅、外带每月一次的团队建设,“大家下班以后凑一起玩”。

他反复提到这种感觉特别好,“我过生日都是大家跟我一起过的”,也反复提到他希望项目出品之后“无论如何”团队不要就此散掉。要维持一个团队的安定团结,在前期靠的是成员们本身的性格与品质,而之后却要靠项目能为创造者们提供多大的利益。白师心有余悸地对记者讲起了那个垮掉的团队,这个故事似乎成了他的噩梦之一;相对不赚钱和不成功,他更害怕的是不愉快的离别。

白师他们每个月都会放开了玩一晚上,团队成员聚在一起打游戏,吃各种高热量食物,谈天说地

2、要让成员抱有希望——人是3D的,必须考虑人的利益

他曾经抱着很大的好奇打听了其他团队五花八门的死法,而究其原因,他觉得是因为“团队没能满足每个成员的需要”。他认为自己的团队之所以稳定得叫人羡慕,主要因为成员始终相信项目,而且始终对未来抱有希望。

创业生涯对人的锻炼十分显著的,过去他看人只注意技术和人品,就好比对方是2D的平面人物,而现在每个人在他眼中都是个3D立体形象,“必须得把人家的利益也考虑进去”。他也终于意识到成功这玩意儿不光与实力相关,人际关系、团队建设、推广营销,有太多原来的他根本没考虑过的因素出现了,而且每个都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