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戏陀螺丨关注游戏创业,为游戏创业服务

潮头

THE TIDE

潮已经来到,潮头高耸,海水的腥味弥漫在各个角落。上吧,抄起顺手的家伙——冲到潮头之上!

——钻咖

专题简述:手游这一行充斥着急速的生长和骤然的死亡,每个手游从业者都有一连串跟“快”和“来不及”相关的故事。【潮头】专题就是想要请这些在行业大潮袭来时奋力保持平衡的人们聊聊他们的经历。当潮水退去,有些人可以捧着满盆的鱼虾回家,另一些人却就此消失不见;我们既想要替前者总结出成功的历程,也想帮后者留下一些奋斗的轮廓。

6篇故事,10个心得:手游创业者踏过的苦水

文/游戏陀螺钻咖

钻咖的《潮头》系列在陀螺刊登了6期,通过对行业内相关人物心理和行为的刻画,呈现出当今移动游戏背景下独有的印记。不少读者更表示“这些故事情节可以拍成电影了”!作为总结篇,钻咖将结合这段日子的采访心得,从10个事例道出手游创业期埋下的各种坑,以此共勉。

战战兢兢的创业者,尽是倒不完的苦水

在这组采访开始的时候,我曾经很担心找不到愿意接受采访的创业者。这时有位业内前辈叫我不用担心,他说手游创业者都是一肚子苦水,巴不得找个池子倒一倒,肯定不用愁受访人的事儿。

于是我半信半疑地开始联络受访人,这个持续三个月的专题也就此拉开序幕。说实话,确实不难找到愿意接受采访的人,但采访是否能进行到最后、成稿是否能够发表,这每一道步骤上都会有人流失。有时候创业者出于哥们义气一口答应下来,回头又辗转反侧地琢磨这种采访会不会影响团队氛围;也有的时候他们面对记者滔滔不绝地吐槽长达三小时,可一到家又打电话来,“你还是别写了,我怕投资人看见”;更有些时候他们明明已经坚持到了成稿出炉的时候,却又要把稿子改的面目全非、满眼飘红,“老同事看见了,该笑话我了”。手游创业者是一个战战兢兢、思前想后的群体,这跟创业二字显得有点不搭;鉴于所有创业者都成立了公司、都变成了股东乃至老板,这种小心谨慎与他们的新头衔也就更加格格不入了。

受访皆为“圈内人”,策划最多程序够稳

与一般意义上的游戏行业不同,手游行业的新兵几乎都是“圈内人”。所有受访人——即曾同意接受采访的所有人,共计13位——都曾供职于游戏行业,其中策划占比例最多,程序其次,美术再次。程序的多数地位大概与这一行和“制作人”之间的关系有关,不想当制作人的策划不是好策划,而独立创业正好可以一脚跨过这条职业进化的鸿沟。程序创业者虽说数量略少,但在所有受访人中,他们的创业成功率是最高的。程序主导的团队一般不至于半途而废,无论产品做出来怎么样吧,总算是能全须全尾地摆出来。美术牵头的项目相对比较少,曼达姑娘的项目是其中之一,另外还有两位美术都是跟自己的夫人一起开二人作坊,做些休闲类小游戏。顺带一提,曾与我谈过的所有美术都已经结婚了;至少在这个方面,他们似乎走在了其他岗位的前面呢。

笔者只是记者,是个局外人,创业的各种酸甜苦辣对我而言只是故事,体会当然没有创业者本人深。但也正因为我身居局外、又是地地道道的玩家,我也得以用另一种视角窥视他们的轨迹。在这组采访结束之际,我斗胆替受访人们总结了一下他们成功或是失败的原因;希望能对其他各位创业者,或是即将走上这条路的朋友们,多少有些助益。

创业前问自己能否做到这10条

一、均摊股权看似公平公正,可无人话事又让人忍无可忍

平摊成本、平分收益,这听起来似乎是最公正合理的方式,但也是最容易把团队拖进死胡同的方式。正因为所有人都出了差不多数额的钱,而所有人又都左右着项目的成败,所以没人愿意对他人的意见妥协。小德的故事就是股权分配的悲剧,他的团队没有主导者,人人都想让对方听话、人人都想做出一个符合自己预期的产品。而创业就类似于马车,如果每匹马都冲着不同的方向跑去,那再贵重的挽具也没法拯救翻车脱轨的必然命运。简单地说,团队应有一位执牛耳者,他的股权应该最大,话语权也最高,这个项目应该冲着他的目标奔去。当然,这个人的能力可能不足,想法可能老套,但这也总比拖上八九个月最后不欢而散的强。越是亲密的好友越容易过分相信彼此之间的默契,而人类毕竟是种复杂的动物,当默契被人性打破,难免要闹的难看。

二、创业伙伴最怕生,“你以为”或让你后悔

曼达和文林的创业路上,不靠谱的伙伴都成了绊脚石——对文林来说,他那位合伙人都已经不能用绊脚石来形容了。他们在决心与这个人一同创业时,其实都并不怎么了解对方:曼达是通过业内论坛跟那人混熟的,她只看到了对方刻意显露出来的、互联网上那一面;而文林与P一起工作时还是上下级关系,他是以上司看下属的惯性思维来评判P这个人的。手游创业在这几年成了件时髦而轻易的事儿,但凡是经历过创业路的,都明白它对人的改变何其大。这是一段艰苦的路程,也是一段奇诡的旅途,在甄选伙伴时请一定要确定自己把对方里里外外全部了解透了——再多的了解都不过分。

三、轻处理前期法务将随时引火自焚

对于大部分创业者来说,跟公司相关的法律事务恐怕都有点艰涩。他们还没来得及弄明白注册公司那套事儿,马上又要琢磨股权分配协议书,接着还有公章啊、账户啊、税金啊,一大堆工薪族根本接触不到的麻烦。文林与P的闹剧自然不是人人都有幸遇到,但文林也提到过,要是他当时签协议签的“没那么2”,或许可以规避掉很多问题。有关法律文书的问题大可以请个律师来看看,有些创业者看来理所应当的条款,在投资人眼中却是无可容忍。

四、稍好的办公环境不算奢侈反能加分

虽说小规模创业一切以节俭为主,但白师特意提到“最好别找民宅”。本来应聘者们就对朝不保夕的小团队心存顾忌,如果他们再被带到七拐八拐、附近全是遛狗大妈的民宅里,恐怕更没安全感。一个相对好一些的办公环境不光能吸引应聘者,更能给潜在的投资人留下好印象;阿绯也曾提到微软团队对他们当时的办公环境赞誉有加,这些加分项时不时就会帮上忙。办公环境更能提升团队士气,白师从前基层员工的角度出发、尽量想让伙伴们办公办的舒服一些,而他的团队则一直十分团结。如果资金不算太紧的话,不如租个正规办公室,然后给大家买些舒服点的椅子吧。

五、奉献精神会寄托在面包和牛奶之上

许多创业团队都要求员工为项目“奉献”,与之相伴的就是各种各样的“画大饼”,什么成功之后的分成呀,什么到时候人人都有股权呀——就好比小杜的老板开出的那些空头支票。但员工没有义务与创业者同甘共苦,更没义务拿自己的时间赌项目的未来,他们只想要个稳定的工作来养家糊口。曼达将此总结为“面包的问题”,而白师的说法则是“要顾全每个人的利益”。人格魅力能帮你找来第一批员工,但帮你留住这些人的,还是那些实打实的好处。

六、招人难!不尽早培养将无人可用

招人难,游戏行业招人难,手游创业团队招人简直难上加难。手游项目周期极短,没时间去一一培养可堪一用的人才;而这种团队多半预算有限,又请不起什么熟练的大牌来做全职,几乎每个受访人都提到他们曾经“拼命的招人”。有些创业者走的比别人顺一点,比如阿绯,这大概是因为他一直留意着自己身边的靠谱人手;而白师则提到“我只认识程序员”。如果你有心想要创业,那最好现在就开始多跟其他岗位的同事们聊聊天;问问他们对游戏的看法,问问他们的生活喜好,或许有天他们就会成为你团队中的中坚力量。

七、内部沟通不畅比什么伤害都大

小杜在采访中多次提到沟通二字,他与自己苦心建立的团队之间出现了隔阂,这种隔阂也引向了项目的终结。采访中不止一位创业者提到了来自团队的怀疑与顾虑,这种事儿比外界的压力更可怕。如果团队开始怀疑自己的领头者有什么私利、或是单纯的不够努力,这种疑虑会在低语里越长越大,“不知不觉就没法调解了”。同为创业团队的成员,大家身在一条船上,有许多问题开诚布公地说一说会比较好;就算是说不通也罢,尽早了解到矛盾不可调和,也可以避免今后白花力气。

八、无想法的赶潮流易被渠道抛弃

许多创业者都会忽略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如果你按照某款当红产品去开发自己的项目,那到你上线的时候这种游戏类型很可能已是历史的眼泪。手游行业的迭代之快,除非是力量雄厚的大公司,否则谁都不敢说自己能稳稳抓住潮流。所以,除非你打定主意做贴皮产品,否则最好还是多少加入些自己的新想法,以防寻求上线时被渠道商无情地指摘:这个已经过时了啦。

九、要想项目顺利,关键位置仍须关键之人

白师曾指出:细节是魔鬼。项目进度中相当大的一部分会消耗在各种细节之上,而这些细节不到正面遭遇时就难以察觉。如果你为自己的项目估算了一个预期完成时间,不妨在这个时间之上再加一个月,然后再以此为基础安排款项和人力。另外,采访中的各个团队对于控制进度都有自己的心得,而导致他们控制不住进度的因素则异常相似:工作流程中的某一环卡住了,某个人跳不过去,某件事没人会干。因此,关键职位,请一定交给值得信任的人——至少也千万别像小德他们那样交给兼职去做。

十、靠谱的主美就是靠谱的外包

对于手游创业团队来说,一个靠谱的主美首先意味着靠谱的外包质量,其次才是他自己的美术作品。主美在团队中的重要职责之一就是与外包沟通,他得有能力正确传达项目所需风格、有能力砍价、有能力硬着心肠验收质量。找外包是件非常纠结的事儿,所有受访人都在外包方面遇到过麻烦,无一例外。找外包时,QQ群里广撒网多捞鱼固然是个办法,也可以顺便多问问自己做美术的前同事们。同行总是多些消息,而且,万一他们正想接私活呢?

成者已上岸 来者逐新机

手游创业者面临的问题当然不止这十条,但其他问题都比较常见,我想各位跳入大潮之中的勇者们也应该有所准备。总的来说,这行远不像想象中那般捞金——受访者普遍认为渠道和发行越来越难对付了,推广费用正逐年攀高;小团队产品如果想要在竞品的海洋中冒出头来,就需要大把投资。但从另一个角度讲,手游用户群依旧在扩张,人们的偏好正在成型,这或许又是新一轮的机会。白师和阿绯的项目都正在等待市场的考验,他们都做了自己最大的努力,也都对产品充满信心。

过去那批弄潮儿已经坐上渔船、安稳地狩猎,而新人们仍需卖力拼搏。这海里的宝藏远没有枯竭,跳进潮水中的人们,也都心怀梦想;希望海风吹的渔帆猎猎作响,也希望他们收获满仓。

感谢所有接受游戏陀螺《潮头》系列采访的受访人,你们的经验,将照亮后来者的道路。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