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推荐

“我的前半生”:游戏带给我的那些酸甜苦辣

发布时间:2017-07-17  |  标签:      

文丨游戏陀螺 Hadoken
传递梦想的玩家

导语:此文写于2016年。时间过的很快,此时我已经大学毕业4年多了,从校园里那个懵懂的少年转变成有3年多工作经验的青年,不管是心态还是想法经过社会的打磨后,都有了一些变化,但唯独对游戏的热爱始终还是没有转变。

清晰的记得,第一次接触电动游戏,是在我7岁读学前班时,表哥的一部掌机,里面只有两个游戏,俄罗斯方块和赛车,没错,那个时候确实是有赛车游戏,但是里面的车没有自己的建模,而是由俄罗斯方块里的方块所组成的“车”,一眼望过去,这个“车”的外形就像汉字里的“土”字。而恰恰就是这样的一个没有美工,没有UI设计,更别提剧情的游戏,让我第一次接触就恋恋不忘。

“我的前半生”:游戏带给我的那些酸甜苦辣

但是让我真正跳进这个深坑的,还是当时在游戏主机界风靡一时的“土星”主机,这款由世嘉研发的家用游戏机对当时还是孩子的我,吸引力可以说是致命的。这是第一款把CD碟作为游戏载体的主机硬件,这在当时的数码产品还是以磁带或游戏带为主的年代里,绝对是时尚时尚最时尚,作为同样是游戏迷的表哥当时就入了这款主机,而多亏了这部主机,我首次接触到了很多不同类型的游戏,格斗类的《街霸2》、《生与死》、《饿狼传说》、《KOF96》;竞速类的《世嘉摩托》;体育竞技类的《FIFA98》;同屏闯关类的《吞食天地》、《越南战争》等。

“我的前半生”:游戏带给我的那些酸甜苦辣
土星主机

如果说玩游戏能够使人轻松和释放压力,那么购买游戏同样也是让人愉悦和快乐的。表哥的家里住在罗湖区的蔡屋围,楼下就是东门町,当手里的游戏玩得差不多时,我们也会下去楼下的西华宫找找看有没有新的游戏碟,如果合适的话就会买几张回去试试,顺便去游戏机室里打两把街霸,让别的玩家虐两把。

“我的前半生”:游戏带给我的那些酸甜苦辣
当年的西华宫,可以说是深圳玩家的购物天堂

当时的西华宫不像现在全是卖衣服的,当年的东门西华宫主打的就是游戏产品和周边,还有两家游戏机室,记得一家叫“法拉利”,一家叫“米奇”,这应该是深圳最早的两家游戏机室了,机室也不像现在的机室是以赌博机为主要的盈利渠道,当时的机室就是纯粹的游戏机室,过来光顾的玩家也肯定都是奔着玩游戏来的。

“我的前半生”:游戏带给我的那些酸甜苦辣

当然,对于当时还是熊孩子的我来说,没什么钱,所以在和别的玩家对战中,无论如何都不想败下阵来,因为身上只有表哥给的两三个游戏币,输完了,也就没的玩了,不过即使是输多赢少,或者说基本没赢过,但好不容易搓出一个“阿多肯”的时候也高兴得不得自已,也是那个时候,默默得在心里形成了一种在竞技游戏里想要赢下对方玩家的欲望和好胜心。

“我的前半生”:游戏带给我的那些酸甜苦辣
笔者小时候和最喜欢的游戏人物合照——Ryu

说了这么多美好的东西,最终还得回到现实中,然而现实就是,当时的我只有极少的机会去到那块“圣地”,毕竟住的地方离表哥家比较远,家里父母当然也不会给自己买游戏主机,用现在贴吧里的话来说,就是一【无机酸】,而且即使去到了街机室,也没有钱获得游戏币,最多只能站在一群玩家堆里酸酸得看着别人在玩,现在回想起来,着实又可怜又好笑。

这就是我的酸。初出茅庐又带着羡慕的酸。

时间从20世纪90年代来到了21世纪初,我也从一个小学鸡长成了即将升中学的12岁的少年,正是这一年,我终于迎来了玩家之路上的春天——我拥有了真正属于自己的两部游戏机!之所以记得那么清楚,因为那年刚好举办了韩日世界杯。也正是从那届世界杯开始,我成了足球球迷,从此也跳进了体育竞技类游戏的大坑,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主题是我终于有了自己的游戏机,终于不再是无机酸了,终于走(wu)上(ru)正(qi)轨(tu)。

第一部游戏机,是我的伯父送我的超级任天堂,简称SFC,因为我堂哥(此哥非彼哥)买了新的游戏机,原本旧的也不要了,热情的伯父二话不说就扛了过来给我,此举让当时的我觉得他简直就是个英雄!

话说在那个被索尼的playstation1统治了大半个游戏界的年代,任天堂的SFC确实已经是落后了两个世代的古老产物了,不管是任何哪一方面都被索尼的主机所完爆,而且当时伯父送过来时总共只有3个游戏卡,分别是《恐龙战队》、《洛克人7——宿命之对决》和《超级马里奥世界》,但对于一个无机酸的我来说,拥有属于自己的主机已经是一件让人激动不已的事情了。

“我的前半生”:游戏带给我的那些酸甜苦辣
SFC游戏机

可虽说已经有了属于自己的游戏主机了,但家里对于我打游戏方面管得还是比较严,即使早早把当天作业做完,只要是周一至周五也一样被完全禁止,眼看着近在咫尺却不能碰,让我很是郁闷。幸亏后来天无绝人之路,正所谓天下无难事,只怕有心人。这个时候,我的第二部游戏机,出现了。

当时也正值升初中期间,过年的时候也总会收到一些红包,虽是这样,一过完年都要把这些红包全部上缴到父母那,收红包也就变成了一种形式,实际的财务大权还是掌控在父母那。但是这一年我的爸爸特别开明,说我已经要上初中了,从今年开始就自己留着这些压岁钱吧。后来,一天放学,我在班里几个机友的怂恿和热情带领下,步入了学校附近的一家小电玩店……

里面充满了各种动漫周边和游戏产品,当时的心情我想应该一点也不亚于女孩子去逛ZARA吧。就是那一天,我拥有了自己的第一部掌机,是一部二手的绿色GAMEBOY POCKET,同样出自任天堂,并同时入手了当年火到不行的《口袋妖怪——黄版》,走出小店,在回家的路上把这部二手掌机捧手里,激动的心情难以言表。

自此之后,我的生活夜夜宵歌,好不快活!每天放学回家后,都会以最快的速度做完作业,然后就可以在自己房间内和pokemon们一起冒险了,在这里也不得不提一下口袋妖怪这个游戏,我玩的那一版是最原始的版本,就是后面有一只皮卡丘跟着主角的那个版本。确实在游戏性上,有很大的可玩性,比如这一代是完全还原动漫剧情的,小火龙、妙蛙种子和杰尼龟这三只主角宠物都可以通过正常的剧情流程获得,对于我这种有强迫症必须要集齐小智的那几只宠物的玩家来说,毫无疑问真是最良心一作了,而且当时的游戏系统,并不像现在的宝可梦一样,有着各种复杂的属性设定,比如像“性格”和“努力值”之类的,而我当时在游戏里,就是带着那几只宠物一起冒险,最后打败四大天王通关的,所以因为这一点,我也很大程度得把自己融入到了整个游戏当中,可以说是第一款真正用心体验到最后的单机游戏。

“我的前半生”:游戏带给我的那些酸甜苦辣
笔者小时候在玩gameboy pocket,拍摄时在玩《悟空飞翔传》

当然,我不是那种没有自制能力的人,为了不影响第二天的学校生活,一般不超过11点我就会保存游戏并关机,把心爱的掌机藏到了带锁的桌柜里,才满足地去睡觉。这时候玩游戏的心情就像是偷到糖果的孩子,害怕被发现但更多的是开心,只能默默得把这种心中的甜藏到自己的房间里,并一直独自保守着这个小秘密。

这就是我的甜。初尝游戏“禁果”后的甜。

这个时候的我已经准备上高中了,家里的那部SFC早已慢慢淡出我的视线范围,原因其一是因为当时的学习压力也挺大,回到家几乎也没什么时间玩,其二是因为自己也玩了好几年了,除了掌机的那些小游戏外,SFC上的那三个单机游戏可以说是整整玩了好几年!虽然说那款《超级马里奥世界》是可以和小伙伴一起玩的同屏类游戏,但是就三个游戏整整玩了好几年这事,现在想起来也真是服了自己的耐心了!

不过要说完全没有收获的话,也不是没有,起码我敢说在SFC平台里《恐龙战队》、《洛克人7——宿敌之对决》和《超级马里奥世界》这三个游戏我都已经从上到下,从里到外得研究过一整遍,要知道,在那个网络还没普及,没有DLC,没有版本后续更新,并且不是每款游戏都有自己的攻略手册的年代,我把里面所有已知的,甚至放到现在还有可能是未知的bug都经历过了一遍,当然并不是因为我特意去这么做,而是因为当一款游戏已经玩到非常熟练的时候,往往会萌生出一些有趣的、和平时不同的想法,希望能在游戏里实现,而这些bug正是在我去尝试在游戏世界里实现那些奇怪想法时,碰到的一些bug。

“我的前半生”:游戏带给我的那些酸甜苦辣
《洛克人7》,关于全关perfect通关,笔者是认真的

这些bug,有些是让人无奈的,有些是让人惊喜的,也许在尝试的过程中会非常无聊甚至枯燥,但是当这些可能连原本游戏开发人员都没料到的结果被玩家尝试出来后,成就感还是有的,只不过当时没有人可以分享(至于为什么,后面会提到)。也正因为这些封闭式的成就感,让当时还只有十几岁的我,渐渐得对游戏这种东西,看得更加透彻,对每款游戏都能够更加耐心地尝试体验,并有自己的独特的对其见解和认知,在体验某款游戏时,也开始会留意这款游戏它的系统是怎么设定的,人物的动作是否有个性,剧情是否能打动玩家让玩家有沉浸感,游戏性和游戏平衡做的如何等等。可能因为处女座有强迫症的关系,总是会情不自禁得发现一些游戏中不够完美的地方,心里会默默地想:“啊,要是这么改这么改那这游戏就完美了”。但是只有我一个这么想也没用,因为当时的我作为主机游戏玩家来说是孤独的。

早在2000年,中国政府就颁布了《中国游戏机禁售令》,顾名思义,禁止任何厂商的游戏机进入中国进行售卖。一时间,中国游戏业貌似被世界隔离了出去,所有的世界知名游戏厂商可以说都放弃了中国的市场,而在国内,游戏更是被大部分老一辈的人视为像毒品一般的“电子鸦片”,我还记得当时我偶尔玩回SFC的时候,大人们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吸毒的孩子一样失望。

这样做当时带来的直接后果就是,街上的游戏机室没有了,原本主打卖游戏产品的东门西华宫变成卖衣服的了,一些电玩店也相继关门。但是黑网吧和一些野鸡网游正在悄然崛起,这种没有相关资质更别提版权意识的事物大量得涌入到社会,以极快的速度渗透到当时大部分还不懂得明辨是非未成年的青少年群体当中。

诚然,在那个年代,黑网吧的确给了我们喜欢玩游戏的孩子们提供了很多的快乐,不用身份证和价格便宜是它的优势,就是环境太差,但即使如此,也有大批量的未成年人聚集在那边玩着一些不知名的,没什么营养的网游。

“我的前半生”:游戏带给我的那些酸甜苦辣
当年的黑网吧环境也不亚于此图里的环境

而且还有最重要的一点,随着玩家数量的增多,一些野鸡公司往往没有足够的财力去维护自己的服务器或者压根就没想着要去持续运营一款游戏,反正在这种没有完善机制的保护环境下,都想着捞一票就走,服务器说关就关,对于玩家来说,也是一种风险,特别是那些在多款野鸡网游里投入大量金钱的土豪、大R玩家。所以我想,这种游戏,才是真正害人的“电子鸦片”。做一件事情时,一开始的心态就不是正面和积极的,到后面事情的结果怎么会往健康的方向发展呢?

但真正的精品还是会受大家青睐的,不得不承认像《石器时代》、《梦幻西游》和像《魔兽世界》这一类的游戏,在那个年代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造就了属于那个年代的经典,也是非常多玩家心目中美好的回忆。

“我的前半生”:游戏带给我的那些酸甜苦辣
《石器时代》

这就是我的苦。也是所有中国热爱主机游戏玩家的苦。

时间过的很快,此时我已经大学毕业2年多了,从校园里那个懵懂的少年转变成有2年多工作经验的青年,不管是心态还是想法经过社会的打磨后,都有了一些变化,但唯独对游戏的热爱始终还是没有转变。

工作上,在一家著名搜索公司做着推广运营,私底下,还是那个热爱生活和游戏的玩家。在2014年3月份的时候,用自己的工资在某宝入手了索尼的play station4,当然是港版的,因为当时游戏机禁售令还没撤下,中国索尼没有自己的国行版。机子刚拿到手的时候,虽然不会像小时候那样,高兴得像打了鸡血那样,而且买之前也在网上了解过它的配置和游戏阵容,但是心里对于这部被称为“次世代主机”的家用主机还是报以满心的期待,还是很开心的。

“我的前半生”:游戏带给我的那些酸甜苦辣
《FIFA》特别适合和朋友在客厅玩

回到家打开游戏后,确实是不负众望,游戏的细节比以往做的更加精细,画面也更加精美,整个游戏表现出来的张力也浑厚了很多,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失去了以前小时候在人群中看别人打游戏和自己一个人偷偷打游戏时的激情。

但不代表就不喜欢,现在的我还是喜欢没事就坐在电脑或者电视前玩一些最新的作品或者回顾一些老游戏。“也许是很久都没有碰上一款能够打动和感染到玩家的游戏了吧,本身从学校出来后就比较忙,没什么时间接触游戏,加之因为政策的关系,中间空白了那么多年,主机游戏貌似越来越从我们眼中淡出了。”当时我就是这么想的。

后来中国把游戏机禁售令给撤销了,这对于玩家和行业来说,当然是一件好事!慢慢的,我们可以看到像索尼和微软这样的巨头公司重新进入中国市场,而我们也可以发现,以往打死都不愿意在自己历代游戏系列里做中文版本的游戏厂商,也开始在“多国语言”里添加了官方认证的繁体中文版和简体中文版,索尼的一些重头游戏也开始陆续推出了“中国国行版”,只不过可能会阉割一些游戏细节而已,哈哈。不过这也算是苦尽甘来吧,其实对于行业来说是个好的开始。

说到play station4的话,我不得不稍微提一下《美国末日》这款游戏,作为2014年年度最佳游戏,品质自然是不用说,少有得拿到了各类权威性游戏评测网站的满分评价,游戏不管是在单机或联网模式方面都表现出了顽皮狗公司在制作游戏时的用心,可以说是非常良心的一款作品,不然我也不会到现在还在玩着这款游戏,而单机部分,更是不仅能让玩家情不自禁得融入到游戏中,让玩家在游戏中不自觉得就感受到了主角的感受,这部作品也确实打动了我和绝大部分体验过此作的玩家。

“我的前半生”:游戏带给我的那些酸甜苦辣
笔者的游戏角落

到了2015年的时候,我做了一个大胆且重要的决定,从从事了3年的互联网行业离开,转行至我没接触过但却充满期待和热爱的游戏行业,我不想多年之后,因从事的不是自己喜欢的行业而感到后悔,与其变成那样,那我还不如趁现在还不算太晚的时候及时转型,找回自己。

在做这个决定之前,我心里也挣扎过很久,询问过身边的人意见,虽意见不一,但庆幸的是大部分还是很支持我,而我自己也有往这方面做出过努力,比如有去尝试往基础的游戏运营职位方面靠,在朋友公司任职过此类岗位,自己去了上海通过报名培训学校的方式,进行了长达半年多的游戏动作学习,所有的这些行动,目的都是为了能有机会真正进入到游戏这个行业,而通过这些努力,我自己也发现内心似乎也重新燃起了对游戏的那团火,在不断的学习中打开了对游戏埋藏已久的那份热情。(文字功底有限,具体内心表现请参考灌篮高手里三井寿对安西教练说的那句“教练,我想打篮球!”的那段情景)

这就是我的辣,让我对游戏重新燃起来的辣。

后记

以前有人和我说过一句话“玩家是最幸福的”,我印象非常深刻。因为我确实深刻得感觉到一款自己期待和热爱的游戏终于到来之后,自己在体验这件作品时的那种愉悦和幸福感,这是抱着一种欣赏的心态去体验,这绝对不是那些排斥游戏、把游戏当成电子鸦片的老一辈长辈们所理解的“贪玩”或“玩物丧志”,我相信你们对于游戏,肯定也是这样的感受,试问一种能提升人们幸福感的东西,以“第九艺术”为名而存在,和电影一样能打动观众,甚至能影响到一代人的事物,有什么理由不能称为一种文化?有什么理由需要背负各种骂名?世代会迁移,人们会迭代。科技虽有糟粕,但是沉淀下来的一定是精华,而这些精华,就是文化。

想让电子游戏这种从一出生就背负着一些偏见和骂名的新鲜事物,沉淀成文化,需要我们每一位玩家更多的平静和理性,唯有平静和理性的力量,方能够组成我们最强大的呐喊。让更多的人看看,这就是我们所热爱的——艺术。

2017年,我来到了游戏陀螺……我的故事还将继续。再过一段时间,我会再把我进入游戏媒体以后的经历和大家分享。

关注微信公众号:游戏陀螺(shouyoushouce),定时推送,游戏行业干货分享、爆料揭秘、互动精彩多。

【游戏圈的啥都聊,赶紧扫描游戏陀螺二维码一起吃瓜】

你可能感兴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