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风+数字创意创新大赛作品火热征集中

行业活动

霍启刚:国际奥委会密切关注电竞,电竞链接更多年轻人的未来

发布时间:2018-12-27  |  标签:         

整理 | 游戏陀螺 智华、猫与海

导语:

12月19日,由腾讯电竞与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AESF)联合主办的粤港澳电竞公开课在香港数码港开讲。公开课以“青年与电竞共成长” 为主题,AESF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主席霍启刚也现场作出了分享,以下是游戏陀螺对其分享的节选整理。

霍启刚:国际奥委会密切关注电竞,电竞链接更多年轻人的未来

本质是人与人之间的沟通,电竞的崛起是必然

大家好,今天我很高兴代表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以及我们非常好的合作伙伴——腾讯,继亚运会合作之后,第一次举办电竞公开课。亚运会对我来讲只是一个开始。在香港,这十多年来,我不光是关注体育的发展,还有年轻人的发展。

我们是跟电子游戏和电子科技成长的一代人。《太空侵略者》是七十年代的一款游戏,你们估计都没听过,但是我玩过;我的第一个游戏是任天堂的NDS,那是八十年代的产物,你们就开始有听过,当时在香港称它为“灰机”,因为他外表是灰色的,后面就进化到第二代所谓的“红白机”;在1993年的时候,我去英国读书,买了我第一步游戏机“Game Boy”,我最爱的游戏就是俄罗斯方块;之后就更加进步了,就是世嘉的“Game Gear”,历史上第一次有彩屏的游戏机,当时觉得很高级,每天都给同学看。游戏机左右两边各三块电池,由于彩屏,电池用的特别快,玩一个小时就没电了。我记得特别清楚,那时候每个周末在学校小卖部排队,不买别的食品之类的,就为游戏机买电池。我们这一代是游戏陪伴成长的一代。

从九十年代到现在的二十多年间,科技的发展,随着网络普及化的成本和门槛降低,最近几年电子体育和电竞受到广泛的关注和普及。

好多人都说最近几年电子竞技突然就起来了,突然增长的那么快?对我来说,我是一点都不奇怪。人与人的交流、对抗互动,从几千年来都是这样进化的,只不过加上了科技,加上了游戏,电竞也不过人与人沟通的一种方式。从当年的的电子游戏到今天的演变,我觉得是理所当然、早晚会发生的事情。

国际奥委会也在关注,电竞正在成为新的体育文化

在英国的时候,还没有互联网的概念,那时候最初的和朋友联机打游戏,都是拉着很长的网线,从这个房间的窗户吊到下面的房间,就是那会打的所谓的电竞。回头再看,当时还在玩那种游戏的我,绝对没想到今天我作为亚洲电子体育联合会的主席站在这里。从去年当上主席到现在,是一个学习的过程,也是一个值得高兴的过程。

当上主席到现在,我被问到最多的两个问题是什么是电竞?或者外国朋友会问电竞是体育吗?我认为,电竞可以和传统体育有一个很自然的结合。我们看到电竞与足球,篮球这些流行的项目都有结合,这样通过一种新媒介,新科技绝对能够更多吸引年轻人去参与到电竞和传统体育中。大家可以在网上看到国际奥委会的消息,我刚讲的那一点,也是国际奥委会所认可的,他也认为电竞可以推动奥林匹克精神到更多的角落,到更年轻的人群。尽管我们离电竞进入奥运项目还有一段距离,还需要一步一个脚印的去走,但是最基础的——电竞是体育,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说,也是奥委会开会时关注的一个点。

随着电子竞技的器械以及应用平台的基础不断提升与飞跃,我们可以看到全世界的青年人对电竞,对电竞体育的需求是越来越大、日益增加。电竞一次又一次地在亚洲室内运动会、韩国的冬季运动会、雅加达的亚运会等大型传统体育会上有展示和表演项目。电竞转身一变,成为新的一种体育,在体育以外,也是一种新的体育文化。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推动地方与产业发展,大众与政府越来越正视电竞

这种新型的体育文化也得到各地政府的支持,在亚运会上,各路媒体都是正面报道电竞赛事。各地政府比如上海很积极地推动电竞产业,还有成都、西安的当地领导都很有意愿去投入电竞。对于政府来讲,它是一种新形态的文化体育,对未来GDP的发展有所帮助,也为城市注入了新能量。

今天我邀请泰国的朋友来,他们的协会已经被国家和教育部认可了,也是被当地奥委会认可的,他们可做的事情就比较广,他们不仅仅是办比赛。最近我去日本也比较多,日本的电竞协会发展的非常快。大家都知道,最早的游戏大多都是日本开发的,比如任天堂,但是相比之下日本的电竞行业还是不如中国、韩国。我去年去参加一个论坛,当地的协会主席告诉我说亚运会使当地百姓对电竞的认知度提升了很多,有一个数据,在亚运会之前,他们的调查显示本地人只有14%的人知道什么是电竞,亚运会在转播结束后,这个数字马上调到41%,对本地电竞行业的推动是非常广的,政府看到这个数据后,就开始支持当地电竞行业的发展。我想说的是,电竞的推动不仅是在座的粉丝、协会、公司,而且也有引起了各国政府的好奇和支持。

我是来自传统体育界的,在搞亚运会之前,我有个很简单的理念,也许我更了解传统体育界的需求,传统体育界的生态。我其实希望能把传统体育界的奥林匹克精神以及这种规律拉近与电竞体育的距离,希望电竞能够大众化,能被社会大众、家长、老一辈的人、不懂电竞的人接受。

电竞为当下青年人提供新的机遇和挑战

下面我想讲讲电竞体育对青年人的影响,随着电竞体育的快速崛起,有报道称电竞体育很快有望成为全球第二大的体育项目。以前大家都感觉到电竞行业的参与者都被视为小众,小群众,但是到了今天,不论是相关行业人士还是大的企业都有电竞的参与,甚至跨国的金融集团也开始对电竞行业做分析,做很深入的研究报导。

最近一家机构发给我一份三十五六页的研究报告,里面内容很丰,但其中有一项数据显示,他们预计电竞行业的总量由2017年的610亿增长到2030年的2000亿美金的总量,年增长是9.5%,我估计没有很多行业是可以年增长达到9.5%,其中值得我们留意的是亚洲地区一直都是电竞行业的带领者,而中国电竞也会处于亚洲地区的龙头地位,中国的用户占了电竞活跃度的一半。作为一项体育运动的参与者,电竞会为时下青年人提供新的机遇和挑战,我认为这是有利于他们的成长。

有时候我们经常遇到一个问题就是年轻人的出路怎么走?尤其在亚洲,在香港,我们很容易就会说你以后必须是律师,必须是会计师,你才会有一个好的出路。老一代人包括我必须勇敢的去接受一些新事物,可能我们说的有些传统行业在五年后就没有了,被科技、被AI取代了。比如体操,2020年的奥运会评审已经开始用电脑了,不用人了,有新机器用镭射测到所有运动员跳动时的身体的角度,落地时的角度,然后做一些分析进行打分,这已经是一个方向了。

飞速发展的电竞,更需要把控好未来

有些人对电竞有固有看法,比如说是花的时间长,运动量少,电竞内容是否健康,绿色等等,我呼吁大家不要只看电竞表面,我们必须承认一点,电竞行业还有进步的空间,并且发展得非常快,大家都不知道五年后会往哪个方向走,但我们有责任把电竞生态做的更健康、更绿色,让更多人可以参与其中,慢慢地使电竞行业演更加规范化,这也是我们发展的目标和使命。其实电竞也培养到人们的团队精神,逻辑思维,反应能力等,LOL比赛一比就是很多个小时,选手的意志力,坚持力很容易就被忽略。

为什么我说提供机遇和挑战呢?我对电竞体育是很相信的,不仅仅局限于游戏本身,电竞也不等于所有人都是运动员,都是教练,其实它后面包含了一个庞大的市场,一个产业,一种配套的文化产业,在这种文化产业里,电竞只是比较强一部分,包括舞台,直播等等都是电竞带来的新机遇,还有老一辈可能看不懂的新机遇。所以想通过这些机遇给年轻人更多成长的机会,在亚运会期间,我邀请了六七位香港年轻人去亚运会实习,我想给他们看到的不只是比赛的运动员,还有举办亚运会,完成一个体育项目的难处和能学习的地方,希望青年人作为社区中最热血的群体,希望给他们带来新的事物。所以亚运会的电竞整体发展会给下一代带来庞大的机遇,我相信不光我们看到,还有做年轻工作的也能看到这个出路。

策划亚洲杯,目标:电竞成为亚运正式项目

很多人问我,你举办亚运会最大的预期收获是什么?我最开心的事举办完亚运会之后,没人过来问我电竞是什么,电竞是体育吗?更多听到的是你们电竞以后的发展是怎样的,能一起合作吗,机遇是不是很多?很多外国朋友会说“E-Sports,very good”。很多人都变成这样一个态度。其实他们不一定很理解,心底也不一定能接受,但起码不戴着有色眼镜去看电竞,给电竞发展一个公平的环境,我觉得这是亚运会达到的一个效果。

从这个基础上和极点上,说说我们未来的发展方向,目标是在四年后杭州的亚运会上,电竞体育不仅是表演赛,而是一个奖牌的项目,我相信,这是我们在座电竞人的共同的目标。我们希望看到我们优秀的运动员再次夺冠,为国争光,这也是我的终极目标,四年,对于科技、电竞来讲是一个很长的时间,在这期间,我们要不断地累积经验,参与更多的电竞比赛,参加不同国家的运动会。在比赛方面,我们也准备策划自己的亚洲杯,希望这是我们品牌的项目。除了亚洲杯,我们还要关注青年人的发展,多做一些以青年为主题的哪怕是学界的比赛,希望年轻人不仅是和本国的大学进行比赛,并且以大学的名义,代表国家出国比赛,这个也许是以后大学生交流的新模式,电竞不过是一个媒介,他们不一定要成为世界顶尖的电竞运动员,不过这也是培养他们成长的一条路。

另外,我还是比较重视教育的,今天只是一个开始,以后我希望在比赛之余,多办一些像这样的讲座、不同的研究等等。所以我在互联网大会上提出一个亚洲电子体育研究院的概念,希望可以通过研究院与各地政府的一起合作 ,携手共建一条健康的电竞成长之路,也是消除目前忧虑的一个好渠道,这些就是我们未来发展的一些机遇。

关注微信公众号:游戏陀螺(shouyoushouce),定时推送,游戏行业干货分享、爆料揭秘、互动精彩多。

【游戏圈的啥都聊,赶紧扫描游戏陀螺二维码一起吃瓜】

分享到: